365足球外围网站平台官网
看笔趣阁 > 女生频道 > 总裁老婆赖上我 > 第362章 复杂
    两位师兄点头。

    三师兄怕他不清楚,还故意加了一句:“你得每个月都受她的血,你体内的蛊虫要是没有喝到血的话,那虫子就会勾住你的心肺,啃食你的血肉,让你苦不堪言。”

    这就像是完全被羁绊了,陆易一时觉得又难以接受,又庆幸,真是复杂的很。

    他望着齐凝儿,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其老头子在旁边为自己孙女义愤填膺:“你这臭小子,不知道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气,这辈子来祸害我孙女,他每个月给你放血,元气大损,这么长久下去,怎么得了?”

    随即又像想到什么,上来就抓住陆易的胳膊,把他往上面一提,转身就走:“走,你跟我回去,给我回军区医院,我们帮你研究你身上出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陆易大惊,两位师兄和齐凝儿双目瞪大,身体一闪,就挡到了叫老头子的面前:“爷爷,齐老爷子,请你千万不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齐老头子双眼发红,他瞪着眼前的三个小辈,手往旁边一挥:“滚开,你们这群臭小子,自己一通乱来。还不快赶紧滚开。”

    陆易本来想挣脱出自己的手,听到这里,就保持沉默,可齐凝儿急了两位师兄不好说话,也只能说一句。

    “齐老爷子,请您三思,放过我小师弟吧,他身上的情况比较复杂,不适宜你们军方介入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眼一顿:“怎么适合,有病就得治,哪有那么多事。”

    齐凝儿大喊:“爷爷,你不懂,他,他真的情况很复杂,你不记得了,上一次,我让你派人出去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齐老头一怔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指责陆易就问:“那时候,这小子就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齐凝儿沉着脸,点头:“是,就是这样爷爷。”

    陆易还在发呆,两位师兄环视一圈,就跟上来,说道:“齐老爷子,有一些事儿我们得私底下谈谈,能借一步说话吗?”

    这时他们才明白,现在还算是大庭广众,不明情况的人,在场的就有五个,这事体大,齐老头自然不会,推辞。

    他眼神向旁边一少,阿强和榔头立刻点头,一人一个抓着约翰和王鑫直接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田诗诗从那从头至尾就默默的站在一旁,微微笑着,望着眼前的事态发展,见到这样的情况,她与陆易对视一眼,各自点头就出去。

    还把门带上了,于是现场就只剩下一对爷孙,还在发呆的陆易,还有心事重重的两位师兄。

    陆易回过神来,看着每个人,还是站在门口的架势,觉得老不对劲,就指着屋里的沙发说:“不论怎么样,几位还是先坐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齐老爷子现在一看陆易就挺不上眼,从鼻子哼了一声,直接越过陆易肩头,走过去大马金刀的坐下。

    “行了,现在就给老子解释解释,到底怎么一个回事儿!”

    两位师兄对视一眼,齐凝儿合陆易也对视一眼,都在想有谁来说比较合适,最后还是三师兄大叹一起说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都别看了,我来说吧。”‘

    三师兄为人虽然表面轻佻,其有杀伐决断着呢,说句话逻辑分明,这话交由他来说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所以不出多长时间,这前前后后就落的仔细清楚,全场竟竟没有一个人先开口,陆易只是搭成塔状,撑着自己的下颌出神。

    女呸有点担忧的望着陆易,欲言又止,而且老头子的脸色比来时更要阴沉,简直是乌云罩顶,两位师兄把该说的话说完了,也是坐在一旁等人反应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洋鬼子操蛋玩意儿,没事儿总搞这些乌七八糟的混脏东西,马勒戈壁的随便祸祸人……”

    叫老头子忽然猛的从沙发上弹起来,对着天花板破口大骂,中气十足,绕梁三日不绝于耳,几个人被他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下,震懵了,全都傻在那里,微微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陆易一低头,看到齐凝儿坐在旁边,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来其老头子这冲冠一怒的性格是早有耳闻,真正见识到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这吼的吼着,弄得陆易耳边都嗡嗡作响,好容易这次老头子骂完了,坐下来喘出气,陆易赶紧将早就准备好的一杯茶递上去。

    “齐老爷子,您消消气,来,先喝口茶,润润嗓子,接茬再骂。”

    齐老头子接过茶,怒瞪陆易一眼,仰脖子喝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虽然他就算再气,那也没办法了,蛊虫已经送进陆易的身体里,他和齐凝儿两个之间的羁绊是斩也斩不断了,除非把那蛊虫给引出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蛊虫已经在陆易的心口落户生根,强行引出,就功亏一篑,陆易很有可能会直接病发。

    即老头子也想到这一节,阴森森的瞪着陆易,陆易浑身一抖,心里开始凉凉,他莫名其妙的觉得,要不是因为这个,而跟老头子还有那么一层关系在,估计这老头子为了保住自己的宝贝孙女,把他千刀万剐了。

    直接掏心窝子,把蛊虫挤出来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顿时腆着脸开始讨好:“爷爷,我的真爷爷,您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的,报你这个人情的,也会好好的保护灵儿,您就高抬贵手,帮我这个忙好不?”

    老头子从鼻子里哼出两道热气,他没回答陆易,而是转过身,对齐凝儿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,你这死丫头,怎么那么死心眼儿,人家就没把你当一回事,你就自己上赶着往上凑,还把自己给牺牲了,你这值得吗你?”

    齐凝儿脸一沉,那个倔劲儿也上来了,叉着腰就跟他老爷爷对骂:“你这死老头子懂什么啊?这是我自己的决定。我才不管它值不值得,心里有没有我呢?我做我自己的事就成了跟他没关系!”

    老头子气得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,一指头恨不得戳到陆易的鼻子上说:“人家有老婆,人家心里就没你,你这么做,人家又不会对你感恩戴德,有意思吗你?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齐凝儿的声音盖过了所有人:“我愿意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齐凝儿已经从原位上跳起来,看样子好像要跟自己老头子干架,陆易觉得特别尴尬,只好在后面扯着齐凝儿的手臂往后拉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不小心扯到了她的伤口,齐凝儿撕了一声,捂住伤口就,坐倒在陆易身边,陆易一时着急,就把人揽进了怀里,细声细气的问:“怎么了,怎么了?是不是弄痛你伤口了,快给我看看,伤口有没有裂开。”

    看到陆易这么着急的样子,因为原本惨白难看的脸色瞬间缓和,低下头,声若蚊蚋的说:“我没事儿,真的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陆易一看他这样心里就复杂的很,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,谁知道老头子一看这情景,忽然一声大吼:“这又是怎么回事?你受伤了,哪个龟儿子敢打我宝贝孙女,给我站出来,看我不削死他。”

    他这如雷吼声,挣得所有人心口发荒,而那双铜铃大眼瞪着的对象,除了陆易还有谁?

    陆易哭笑不得,齐凝儿一侧身就把陆易挡在身后,大喊:“你吼什么吼啊,又不是他干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三师兄扶额头,似乎有点心累。

    “齐老爷子,这事儿你就冤枉我小师弟了,真不是他干的事儿,只不过跟他有一点干系而已。”

    三师兄有点心虚的瞟了几个人一眼,陆易也低下头,而后直接推开挡在面前的齐凝儿,占到其老爷子面前,跪下说:“这事儿确实是我的错。虽然这子弹,是吴家的老四弄的鬼,但他原本是要对我开枪。”

    齐凝儿哒哒走过来:“战场上的事儿哪有什么谁对谁错,是我自己自愿为你挡枪的,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吴家那个乌龟王八蛋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却听到了心里,他似乎怒火滔天,甚至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:“这么多年了,又是他们搞的鬼,现在居然放到我头上来了,好啊,好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砰的一声巨响,老头子一巴掌拍在陆易的办公桌,陆易浑身一抖,悄咪咪的去看,那一巴掌陷下去几寸。

    老头自若无其事的收回手,似乎还不解气,连着又拍了几张。

    然后吼的:“操他娘的,叫他们等着,老子不收拾他,老子不姓齐!”

    说完猛的一转头,盯着他们几个说道:“行了,你现在跟我回去,你也去!”

    老头子直接点名,点了齐凝儿合陆易。

    齐凝儿一阵,立刻否决:“不行,我不能回去!”

    两位师兄要打在陆易面前,神色严峻,老头子一顿说:“怎么连我的话都不听了,我让你们回去你们就得回去。其他的事儿都不需要你们管!”

    齐凝儿不知听到哪一层意思,脸色有所缓和,她看了看陆易,又想到了还坐在轮椅里的王鑫和约翰,以及还站着的阿强。

    其实,老头子这么说时,她已经就准备秘密带着他们回去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齐老头子知道了会很麻烦而已,不过既然现在在已经东窗事发,然后自己主动开口,那不如还是顺势回去吧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,相信爷爷也不会亏待他们。

    那些麻烦的事儿,让爷爷来做,或许比她自己来做要更加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比如说,掩盖某些信息。

    老头子一转身:“行了,凝儿,你已经大了,我管不了你了,你自己带回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,这老头子回头深深的凝望陆易一眼,眼里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陆易只能扬起苦笑,老头自己哼声,转身抬头阔步,虎虎生风的走了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,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大叔一口气全部软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齐凝儿若有所思,脸色阴沉的捂着伤口一言不发,陆易看了看她也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两位师兄对视一眼,都觉得气氛渐渐凝滞,干脆就起身,走到外面去,给他们两个留下私人空间。

    齐凝儿好像也坐立不安,起身就准备离开,却被陆易抓住手臂。

    齐凝儿回头望着他,等他说话,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陆易想了又想,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,半天却憋出一句:我们什么时候走?

    齐凝儿眼里立刻涌现出决然的失望,她甩开陆易的手臂,往后退一步说:今天下午就走吧,我们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说完就走,没给陆易开口的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爷爷刚刚的话,已经非常明了了,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由他自己来安排。

    只是爷爷给了他很大的空间发挥而已,他现在忙的很,所以故意用纷乱来掩盖他心中的失望,不去胡思乱想。

365足球外围网站平台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