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足球外围网站平台官网
看笔趣阁 > 女生频道 > 总裁老婆赖上我 > 第324章 噩梦连连
    有几次,阿凯都差点被大一点的孩子给弄死,都是阿良拼了命才把他保住。

    所以阿良对阿凯是有着救命之恩,四个兄弟中,阿凯对阿良更寄托了一种另外的感情,如同亲人,如同兄弟。

    那一天,天空电闪雷鸣,树枝狂乱摇摆,如同狂魔乱舞。纤细的少年躺在地上,似乎七窍都在流血。

    阿凯找到了他,但却不敢碰他,因为他的手和脚,往令人匪夷所思的角度弯过去,已经断了。

    大腿甚至有一半的截面,血肉模糊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“阿良,你撑住,我立刻找人来救你!”

    年轻的阿凯稚嫩的脸蛋上划过恐惧和惊慌,拼了命的准备转身跑回孤儿院,找人过来救阿良。

    可阿良拼尽了力气,用还完好的左手拉住了他的袖子“不用了,不用去了,我觉得我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阿良从喉咙里呛出一口血了,血沫子沿着他的脖子往下淌,流进地下黑色的土地,空气中全是血的腥气。

    阿凯抓着那只手,哭的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阿凯,我哥,我哥就求你帮忙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句话就闭了眼睛,断了气,尚还年轻的啊凯将少年抱进怀里,哭得撕心裂肺,即便在怎样黑暗的环境中长大,他还从来没有面临过这样惨烈的死亡过。

    以至于后来的无数年里,他午夜梦回年年梦魇,看到的都是那一幕,这么多年了,从来没有例外过。

    狭窄的巷子里,传来脚步声的回响,那个穿连帽衫的男人,径直走到没有退路的巷子尽头,就只站在那里分叉腿站立,头上戴着连帽衫,似乎正在等待什么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跟着过来的人藏在暗处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,这混蛋难道发现自己被跟踪,所以故意等咱们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直接出去,抓了人就问?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这王八羔子不老实,不肯说咋办?”

    “不说就打的他说!”

    这两人无声交谈时,巷子里站着的那个男的忽然靠着墙坐了下来,他就像毒瘾发作一样,浑身缩成一团,手颤抖着把兜里的药拿出来连磨成粉,然后在手背上划出几条白线。

    再用自己的鼻子凑近,猛的一吸,奶粉尽数被他吸的吸进鼻腔泪,吞进胃里,接连三下!手背上的全被吸收代进。

    男人猛的摊手,整个人瘫软般靠在墙角,头颅往天空仰望,露出的表情蚀骨,似乎正在享受,魂归天外般的快感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跟在暗处的人猛的松一口气,原来这王八羔子是想找个没人的地儿,解决自己的毒瘾啊。

    几个人从暗处走出,一步一步靠近瘫在地板上,好像已经失去意识的男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个人蹲下来,伸出手抠坐地上男人的下巴直接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发现那人脸色惨白头发极黑,一双眼睛半睁不睁,似乎很迷离,对于自己落入敌手犹如砧板上的肉,毫无所觉,只是一味的沉浸在虚拟的快感中,无知无觉。

    “喂,醒醒。”

    梁天川脸一歪,没啥别的反应了,真格软的像一坨屎。

    从嘴巴里弹了一下舌,男人有点嫌弃的直接丢开了他的脸,站起身摸了摸手说“一个毒瘾犯而已,走吧,回去跟老大交代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骂骂捏捏的踢踢踏踏走出巷子,渐渐的没了人生,而被留在地上的男人,手指微微抽动,一双本就迷离的眼睛忽然之间凝聚光彩,变得无比犀利。

    男人渐渐的从地板上爬起来,身子桀骜,刚韧不屈。

    阿凯猛的从沙发上弹起来,浑身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湿漉漉一片,他看着自己白净的手没有梦里,梦到的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是梦,又是那场梦,他浑身大汗,风一吹,就冷得他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旁边传来一声男音“怎么,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低沉的嗓音十分熟悉,阿凯心一紧,差点就从身上拔出手枪,一转头,发现坐在那里慢慢喝酒的是梁天川,他转过头,艰难的看了一遍房间里的情景。

    高伟已经走了,梁天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。

    阿凯定金在梁天川身上,发现他神经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此刻的梁天川跟他一样,瘫软在沙发上,头向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本来冷漠无情的脸蛋,流露出一种痛苦的挣扎感,一双浓眉皱得死紧,仿佛能夹死一只苍蝇。

    梁天川似乎在跟什么让他不舒适的感觉对抗,就让阿凯吓了一跳,赶紧上下扫视,却没发现她身上有任何外伤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又装死?”

    阿凯说着话,嗅了嗅鼻子,没有在空气中闻到任何血腥味。

    梁天川没有说话,只是瘫在原地任由那股劲过去,或许一般的人吸了毒会觉得很舒服,能够逃避现实中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对于阿凯这种控制欲极强的人,把自己交由给无知无觉来控制,会让他很没有安全感,心里会产生极度的厌恶感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刚刚上台就放弃贩毒的原因,一则是因为国内打的厉害,他不想粘着一片,另一部分就是因为他个人的厌恶感使然。

    没想到,最终他为了发横财,好不容易下水试一次贩毒,却偏偏被通缉输得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阿凯发现梁天川没理自己,就恼火得蹦起来,直接踹了梁天川一脚。

    可梁天川似乎没有痛感,仍旧坐在原地,吭都没吭一声。

    阿凯感觉奇怪了,他似乎察觉到什么,直接冲过去翻起他的眼皮,查看他眼球的瞳孔涣散的情况。

    立刻就察觉出“你吸毒了?”

    梁天川无知无觉的点头,算是回应他,阿凯想起自己怀里最后的那几颗烈性毒药被他随手给了梁天川,没想到梁天川还真的吸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王八蛋!”

    阿凯愤恨的直接把沙发上的大汉架起来,拖着来到了厕所,然后一把将他的头按到马桶上面,吼的“给老子吐,全吐出来!”

    梁天川无力的扒着马桶的边缘,动都不能动,他已经听不到阿凯在说什么了,整个脑子轰轰的吵成一团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小小的几颗药丸,要心居然这么重,但实际上那几个药丸是他们新进要进的货,那几科不过是试验品,并没有投入市面上贩卖。

    阿凯没了办法,只能够掐住梁天川的下巴,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,逃进梁天川的喉咙里,不停的往外掏。

    引得梁天川不停的干呕,阿凯满脸的厌恶,恨不得把自己的手都剁了。

    他妈的太恶心了,扣进别人的嘴里,那种触感让他这辈子都不想接吻。

    好容易让梁天川干我的数会中哟,哇啦一声对着马桶吐了个昏天暗地,刺鼻的味道立刻充斥了整个厕所,逼的啊凯猛的弹起来,对着天空低低的吼叫“妈的,太恶心了。”

    梁天川又吐了数回,脑子终于清醒了一点,可是他浑身的力气也随着呕吐的动作抽离殆尽。

    等吐完!他躺在地板上已经动都不能动,急促的喘息充斥整个卫生间。

    阿凯愤恨不能,直接一下抽水马桶的按钮,让水把秽物给冲走,再打开通气系统直接通风,最后他把自己的手洗了一遍又一遍,才一脚踢上梁天川的后背,骂道“我的,你来之后就没啥好事儿,瞧把我连累的!”

    可他再怎么踢梁天川也没什么反应,这是慢慢的撑开眼膜静静地望着他。阿凯被他眼神看得后背直发毛就骂“你他妈看什么看,再看把你招子都挖掉!”

    梁天川闭上眼睛,慢慢的平复呼吸,阿凯看他实在没力气,就还是自己受了累,一把将男人扛在肩膀,带到客厅,扔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吐了一回,这回别吐沙发上,不然我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梁天川没搭理他,一张沙发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。

    阿凯等他睡的实诚了,才凑到他旁边,抬起手触摸他的体温心跳和呼吸,体温略微有点高,呼吸有点急促,其它的还算正常范围之内,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吧?

    阿凯有点没有底气,因为胡乱服药,身体承受不住成高纯度的造成丢了性命的人大有所在,他有点担心不将梁天川送进医院体检的话,会不会半夜吐唾沫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今梁天川这样一个通缉犯的身份,怎么去医院检查?

    黑市里的医院也去不得,不然让那消息贩子知道他已经回来,恐怕小命也不保。

    他记得,梁家的势力一直都在找梁天川的下落,估计也没安什么好心吧,比如接回他,继续做家主这种事儿,那应该是不可能的,要了他的命倒极有可能。

    阿凯站起身,抓着自己一头绿毛,围着屋子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他娘的,算了,要是今晚熬不过去就是他的命!

    阿凯这样想着,就把梁天川扔到一边,没搭理自己在一边坐着,摆弄他自己的手枪。

    高伟应该是在他喝醉酒之后自己离开,临走之前交代万嘱咐,一定要让他一个星期之内要洋鬼子约翰的命。

    他是答应了的,可具体怎么做,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。

    远在另外一边青龙帮的总部,高伟抱着一个混血儿的美女正玩得不亦乐乎,这是他的手下敲门进来汇报的刚刚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是普通的毒瘾犯,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,我们跟着他一路,只看见他跑到巷子里吸毒,最后失去意识。”

    高伟抬起头,他身底下的女人不满她突然停下动作,就签收了他的脖子,娇声软语的撒娇。

    “是吗?只是普通的毒瘾犯?”

    手下紧张的将自己的眼神盯在眼前的地板,不敢随意乱看,点头说“是,就是普通的毒瘾犯,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派过去监视他的人,提醒他们小心不要被轻易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手下临出门听到这吩咐,赶紧回头“是,老大,我一定会着重嘱咐。”

    手下一出门,屋里立刻又想起淫词浪语,几乎把屋顶都掀翻。

    这手下一出门就抹了一头冷汗,所以沿着走廊走过来,到另一个房间门口,左右看了看,敲了三下门,门从里面被打开,露出独眼龙那张刚毅的脸。

    他将男人让进去,往走廊上左右看了看,才把门关上,里面坐着刘振宇,正给自己的手抹上药,此刻药已经上完,刘振宇正一层一层的卷纱布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他一边做自己的事儿,一边头也不抬的问。进来的在了房子中间,前面对着刘振宇,后面站着独眼龙,觉得腹背受敌,满身冷汗。

    只能如实回答“老大让我派些帮众的好手,全面的监视凯哥,看样子,老大已经完全不信任凯哥了。”

365足球外围网站平台官网